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试爱90天:豪娶天价宝贝_ 正文 第79章 童年,深埋在心底的伤

时间:2021-06-07 13:0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碧玺小说试爱90天:豪娶天价宝贝 正文 第79章 童年,深埋在心底的伤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需要怎样做,她才能开心起来?”沉默良久,欧胤询问解决方法。

    现在他已经顾不上去挖掘梁新雨的秘密了,目前他租关心的,就是她要开心起来,其他任何事情都可以先搁一搁。

    “她可能是见到了不想见的人,想起了不愿意想起的事,或许换个环境就可以了。”荣严这样回答。

    他的话让欧胤想起了见到梁梦时候的情景,她这病……或许真的与梁梦有关。

    “让秦天去查一查这个叫梁梦的来历,我要弄清楚她和梁新雨是什么关系。”

    荣严立即点头离去,欧胤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是一怔。

    梁梦……梁新雨……她们都姓梁,难道是姐妹?

    心里生出这个怀疑,欧胤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若说梁新雨的抑郁出现在今天之前,欧胤一定会把原因归结到自己身上。

    她的生活圈子简单,除去宋家的原因,也就只剩下他了。

    办公室的那些职场争斗,那小丫头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眼下,梁新雨现在不是在为宋家以及他的事情忧心,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伤心伤神呢?

    梁新雨郁郁寡欢,欧胤的心情也异常烦躁。

    秦天和荣严带人走后,他没有直接进屋,而是走到了走廊尽头的窗边站着抽烟。

    对于抽烟,欧胤没有什么烟瘾。自己的自控力怎样,他很清楚。

    平常他只在两种情况下才会心烦的抽烟,一种是找不到灵感,一种是遇到突发状况。

    回国以后,他就抽过两次烟,第一次在酒店救下梁新雨,第二次就是今天。

    那女人与他斗嘴发火还好,像现在这样一言不发,欧胤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手里的香烟一支接着一支,情况并没有好转,反倒使他更加的心烦意乱。

    将烟头扔在地上,抬起脚狠狠的将其碾碎后,欧胤转身进了书画室。

    这个时候他需要发泄,用画笔来发泄。

    每当心情很糟糕的情况下,他都会选择一个人静静待着。

    不是担心控制不住火气,而是害怕关心则乱。

    画画时唯一能够让他平静下来的东西,气头之下创作的作品有些时候很抽象,却是难以复制的。

    欧胤一头扎进了书画室,梁新雨躺在床上出神。

    她也没想到,再次面对梁梦时,自己会直接被吓得丢了魂。自己会这般没出息,若还有力气,她恐怕会忍不住嘲笑自己。

    真是太没用了,这么胆小。

    她以为再次见面的时候,她可以像平时一样高傲,至少可以波澜不惊的说出她的名字。

    哪知道,竟会直接傻掉……

    或许是梁梦母女给她造成的伤害太大了,让她至今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她还记得当时家里突然多了个姐姐的心情,虽然不是亲姐姐了,但多了一个玩伴,梁新雨还是很欣喜的。

    得知这位姐姐的母亲是父亲即将娶进门的女人后,她大闹了一场。

    她不明白,家中上下的人都知道父亲深爱母亲,他为何要娶别的女人?梁新雨不能接受!

    梁恪无法告诉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实情,道理讲不通,他生气怒吼:“为了你,我十年才续弦,你还想怎样?!”

    梁新雨被父亲的怒意吓住,呆呆地睁大眼睛不说话,最后不知道是怎样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躺在床上,一躺就是一整天。

    晚餐时分,来给她送餐的阿姨见她不开心,便给她做思想工作。

    “小姐,你就别反对了吧,老爷也不容易,这么多年里,都是他一个人在照顾你,确实挺辛苦的。那么大一家公司,都是他一个人在操持,家里没个女人来管家不行。”

    “我可以帮父亲管啊。”梁新雨说傻话,将送餐的阿姨逗笑。

    “小姐是老爷的至爱珍宝,这些琐碎事怎么舍得你来做?老爷娶个女人回来,也不过是想让小姐有几个亲近可依靠的人罢了。”

    “我有父亲陪着我好了。”虽然她确实也很想母亲。

    “小姐这么想,老爷可不这么想啊,他身为父亲,无法给你母爱,这一直是老爷心头最大的遗憾。”

    话到这里,梁新雨懂了。

    她其实都明白,也能感受到父亲的孤独。

    只是这个带着女儿再嫁的沈氏,目的似乎并不那么单纯。

    是的,梁新雨从她眼里看到了贪婪。

    这个在父亲面前演着温柔贤惠的女人,内心隐藏着极度膨胀的虚荣心。她不是为了陪父亲到老而再婚,而是贪图以梁夫人为名的尊贵与荣耀。

    父亲觉得她还小,以为大人们的世界她不懂。

    梁恪忘了,梁新雨是他的女儿,她继承了他作为商业奇才的过人洞察力。

    而他自己,则是身陷棋局看不清真相,最后被那个女人温柔的花言巧语所骗。

    父女两人僵持了一周,最后还是梁新雨妥协了。比起那还未来临的灾难,她选择了支持父亲选择幸福。

    她心疼父亲,默默承受着失去妻子的痛苦。

    据说那个女人是母亲的好朋友,将她娶进来,有个人与父亲一起回忆母亲也是好的。

    梁新雨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

    女儿如此懂事,梁恪感到很欣慰,体谅到她的心情,他也没有强迫新雨管新娶进门的女人叫妈妈,让她叫阿姨就行。

    梁恪明白,梁新雨即使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生母的位置同样不可替代。

    梁新雨感谢父亲这样贴心,当沈佳佳要改名姓梁的时候,她也没有异议。

    她未曾察觉,单纯的父女之情,因为沈家母女的到来,已经开始慢慢的变质。

    或许当年,她就应该强烈的反对到底吧?如果她以命相要挟,阻止父亲结婚也不是不可能。

    往事如潮涌来,总让梁新雨忍不住设想那些不切实际的如果。

    想着想着,她有些倦了,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

    梦里,那个女人狰狞的面孔又出现了。

    是她,沈佳佳的母亲,那个费尽心机将她赶出家门的女人。

    她又买了大件小件的家具回来,不过是想趁着父亲不在家,一点一点的偷换掉他原来的记忆。

    “阿姨,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告诉我爸?”

    “梁晨,你别有事没事就拿你爸来压我。别忘了,现在我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

    这样一番话,气得梁新雨胸闷。

    来梁家三个月,沈氏母女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如此情形下,梁新雨也顾不上什么尊敬长辈了。

    “没错,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但你从头到脚都打着我们梁家的标记,包括你女主人的身份。”

    她的话说得有点重,沈氏的脸瞬间变得很难看。

    送家具的小伙子见两人意见不合,遂问了一句:“这家具到底还要不要了?”

    “要,当然要,现在就给我搬进去!”

    “不许,我不准你换掉我们家原来的东西!”

    最后,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扭打在了一起。

    梁新雨平时和男孩子一起玩,随着长大力气增长了不少。

    沈佳佳的母亲比她几十岁,最后竟然与她争了个平手。

    制服不了原配的女儿,柳荀很是来气。

    “小贱人,你别不知好歹,实话告诉你,买家具的事情是你父亲默许的。”柳荀撒谎道。

    “不可能,我父亲说过,家里的摆设都是母亲陪着他一点一点选回来的,他不可能默许你怎么做!”

    梁新雨大吼,用巨大的声音来逃避不想面对的事实。

    “不可能?”柳荀冷笑一声,步步逼近问:“你自己也有所察觉不是吗?他为什么不陪着你呢,甚至连你的生日都忘记了?一整天到借口忙,待在公司不回家,你以为他是真的忙?”

    柳荀的话,将梁新雨问住。

    她无法反驳,因为她也不清楚,那么爱她的父亲,为什么年年躲避她的生日。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柳荀诡异的笑了。

    梁新雨摇头,这个答案她害怕听。

    可柳荀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一点一点凑到梁新雨耳边慢条斯理的说:“让我来告诉你原因吧,因为你的出生害死了你的母亲,你让你父亲失去这辈子最爱女人,你这个杀妻仇人,他真的在乎么?”

    “不……不可能……”

    梁新雨摇头,不敢相信柳荀所说的话。

    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为了让她与父亲之间有嫌隙,居然编出这么荒唐的谎言。

    家里的人都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生了一场重病,错过了最佳医治时间,所以才去世的。

    父亲也是这么跟她说的,梁新雨也是这么以为的。

    “不可能?你是在怀疑我所说的话么?要不要亲自去找你的父亲对质呢?”柳荀张狂的笑,眼底有狠戾的味道。

    赶走梁新雨,彻底霸占原本属于沐紫的一切,她就成功了!

    “不可能!”梁新雨大喊,用全身的力气来抗拒这个答案。

    柳荀也不与她争辩,只是笑看着她。

    气氛越是安静,梁新雨就越是恐惧。

    是的,她不相信,一点也不相信。可柳荀的话像巨石投入她的心中,一语惊起千层浪!

    只有这个原因,只有这个原因才是父亲回避她生日的原因,原来她才是害死母亲的人,她才是让母亲去世的那个‘病’!

    “明白了这一切之后就离开这个家吧,省得让你父亲看着伤心,你这一张脸啊,可完全是照着你母亲的样子长出来的呢,梁恪每天看着,真不知道有多煎熬……”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梁新雨恐惧的喊,惊醒过来才发现只是一场梦,她梦到了过去。

    欧胤听到梁新雨的声音,丢下画笔飞快的跑到卧室里来。

    看到她额头溢满汗,知道她又做了噩梦。

    “欧胤……”梁新雨仰头看着他,用眼神在求助。

    欧胤坐在床沿,将梁新雨抱进了怀里:“别怕,别怕,只是一个梦而已。”

    他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

    梁新雨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回答:“不,那不是梦,那是我真实的童年,是我深埋在心底的伤。”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