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每天被陛下借用身体_ 123

时间:2021-06-04 16: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娇恣小说每天被陛下借用身体 123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你胡说!湄儿平时连只蚂蚁都不敢踩,怎么可能做的出谋害长姐。这样恶毒的事。”王氏绕过江书苑,走到江月怜的身前。

    王氏抬起手,指着江月怜的胸膛,对她又是一轮新的反驳。

    可任由王氏怎么混淆视听,江月怜依旧不卑不亢地指认江月湄是凶手。

    江月怜不出纰漏的坚持,逼急了护女心切的王氏。

    她转身看向江书苑,又对江书苑哭得梨花带雨,“你看看她。这是她个做小辈该有的态度?”

    “好了!你也别闹了!”江书苑抽出手帕,为王氏擦去脸上的湿润。

    又牵起王氏的手,安慰了她几句。

    江书苑虽然没直接否定江月怜的话,但他这一无心之举的举动,却助长了王氏嚣张气焰。

    落入江月怜的眼里,也是江书苑更偏向王氏。

    江月怜撇开头,冷哼了声,“竟然爹爹信她,不信我这个女儿。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劝爹爹好自为之。”

    “你怎么说话的?我不过是还没分不清事实真相,不好对你们妄下定论。”

    “好!那女儿先退下了。”

    没给江书苑喊住她的机会,江月怜撒开腿一路跑到院外。

    听不到王氏的胡说八道、江书苑无所作为,江月怜才靠着颗柳树哭出了声。

    “真是没想到啊!江书苑偏心,能偏心到这个地步。”

    “好一句,不好妄下定论。”

    “说了,跟没说一样。搞得像谁看不出,他有意袒护江月湄。”

    可惜了啊!江月柔这么好的人,让她们害得早早离世。

    豆蔻年华一佳人,奈何蛇蝎妒卿颜。

    想到王氏和江月湄的毫无愧意,还跟她倒打一耙。

    她一拳锤到柳树上,细嫩的手背擦出不少细伤,溜出一滴滴如牡丹艳烈的血滴。

    “等着吧!我迟早会找到关键性证据,让你们这对蛇蝎心肠的母女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过,这还真有点……”

    “裂开了!我伤口裂开了。”

    她抱起受伤的手,跑到袁子阳的住处。

    面对她的突突然造访,袁子阳房内的佣人们,面面相觑地议论他们。

    兴许是碍于主仆身份,他们没敢直接点明她的做法不符合礼数。

    袁子阳瞪了那几名佣人一眼,“没瞧见有客人来了,还不快去厨房拿点糕点?等我去赶你出府?”

    “不用!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心。”江月怜把手搭到袁子阳的手臂,将他转生个身,往他院子里推。

    江月怜的力气之大,像是强迫袁子阳匍匐身下的奸人,他完全反抗不了。

    可袁子阳还是坚持,命那几名佣人去拿糕点。

    佣人们一离开院子,江月怜就没再强撑。

    江月怜靠到袁子阳怀中,她那如银铃般的嗓音染上了哭腔,“我找到害死月柔姐的凶手了。可她有王氏护着,我拿她没办法。”

    “你的意思是害死月柔的人……”袁子阳反手抓住江月怜的双肩,把江月怜从他的怀中拉扯出来。

    这不拉还好,一拉吓一跳。

    江月怜哭得那叫个撕心裂肺。她那双含水的眼睛变得又红又肿,完全看不出她刚进屋,令人不禁联想暗送秋波的样子。

    袁子阳似乎被她的变化吓到了。抓住她双肩的手,不由地松开了些。

    使得她不受控制地往前倾,但又没靠回袁子阳的怀中。

    袁子阳敛了敛眉宇,又咽了下口水,“你别哭了!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有什么好散的?最后还不是得回那个,龙潭虎穴一般的江家。”

    “正是因为那是龙潭虎穴,你才必须得调整好心态,再次潜入为月柔取得证据,让王氏母女伏法、认罪。”

    不等江月怜反驳,袁子阳又劝起了她,说了不少激励她的话。

    受到袁子阳鼓舞的江月怜,点头答应跟他出门散心。

    可他们没走不远,袁家人突然找来,逮起袁子阳就往回赶。

    瞧见袁子阳被人拖上马,挣扎着要来陪她散心,江月怜一脚踹开了袁子阳,便对前来追袁子阳的人说了句。

    “快到他回去吧!免得孤男寡女共处一车,闹出满城风雨的笑话。”

    那人愣了一下。才把袁子阳拖上马,对江月怜‘嗯’了声。

    袁子阳走后,江月怜四处闲逛。

    或许是城里太吵闹,不适合安抚她此刻的心情。

    她驾马跑到郊外,采了些新鲜的花草,又捡了两只受伤的小兔崽子。

    江月怜怀里抱着小兔崽子,继续向她前往的郊外驶去。

    这驶着驶着,前面就有点不对劲了。

    前面人仰马翻不说,还有传来男人、女人的惨叫声。

    “不要啊!我家只剩下这点钱了,全是留给孩子娶媳妇儿的。”

    “相公!相公快救救我!我不要被他们掳走,做一辈子都见不得光的压寨夫人。”

    “为了我们一家的性命,你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吧!要是我被他们杀了,你生的那个臭小子,也别想拿我的房产独活。”

    像极了聊斋所写的鬼故事,下一刻便会很可怕的东西出现。

    江月怜连忙抓紧缰绳,操作载她出行的马车,向城镇地方向倒去,随时都能脱离危险。

    可惜啊!江月怜还是慢了一步,一黑衣人跳上她的马车。

    黑衣人提起大刀,直直地向江月怜挥去,“还想跑?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收拾我?就你一人可不行。”江月怜抬脚踹到黑衣人胸口,硬是把黑衣人从她的马车上踹了下去。

    黑衣人摔倒一旁的树上,江月怜没有耽误时间,牵起缰绳又向城镇疯赶。

    可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他见江月怜要跑,不顾他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抱住一只马蹄,勉强跟上了江月怜。

    黑衣人的举动,刺痛了江月怜的双眼。

    使得江月怜加快拍打了马屁股的速度,试图摆脱黑衣人的纠缠。

    可马儿却不满江月怜的拍打,直接停在无人问津的郊野小道。

    黑衣人也借此机会上马,抽出他藏在鞋内的匕首,“我看你长得挺不错!只要你肯从了我,我便不会取你性命。”

    “呸!我江月怜虽是女儿身,但我绝不会从你这样的败类。我要嫁,也只嫁盖世英雄。”

    “辣!真辣!可我……喜欢!”

    黑衣人一个箭步,冲到江月怜的身前,又绕后拍了下她的脖颈。

    一下不成,又来了下。

    硬是把江月怜拍昏过去,没再能同他以命相搏。

    等她再次醒来,人已经在个小村庄了。

    第三十七章 相识

    感受到身后男人粗重的喘息,江月怜害怕极了,手指不自觉的抓紧了衣袖,想要逃离,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黑衣人有力的手腕。

    她的声音染上了几分哭腔:“你……你是谁?放开我!”

    黑衣人扫了江月怜一眼,快速开口:“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

    江月怜从黑衣人那一眼中嗅到了肃杀的气息,当即心里更加害怕。

    又一扫周围,发现自己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村庄,这下子,心头的惶恐彻底达到了顶点,张口就要呼救。

    可是,黑衣人明显快她一步。

    不等江月怜发出声音,她的嘴就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捂住了。

    江月怜拼命挣扎,随着一阵纠缠,突然,身上一沉,只见黑衣人的半个身子都倒在了她的身上。

    江月怜这才注意到面前的男人身上大大小小有多处伤口,鲜血早已染红了他胸片的衣襟,显然,他受了重伤。

    彼时的江月怜不过是个尚未出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当下被吓得呆立在原地,甚至忘了害怕。

    黑衣人仍在不停流血,意识逐渐涣散,他的头垂在江月怜肩上,声音细若游丝:“姑娘,救……救我。”

    不知为何,听了他这句话后,江月怜瞬时反应过来,应该是有人还在追捕此人。

    回想起一路走来,黑衣人好像也没伤害过她。

    江月怜咬唇,稍稍犹豫了一阵,随后快速搀扶着黑衣人进了离他们最近的一个农家小院。

    进去后,江月怜左右张望,开口呼喊:“有人吗,有人吗?”

    可是,无人应答。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