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铁血大秦_ 第六章 伏击二

时间:2021-05-31 17:4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华爵士小说铁血大秦 第六章 伏击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惊天动地的一喊不禁让景骐在马上吓得一个哆嗦,抬头看处,两侧山崖上密密麻麻地到处都是秦军,无数兵器的寒光在清凉的晨光里显得分外阴寒。景骐大惊道:“怎么回事?此处如何有秦军在此?”

    就在此时,两侧山崖上箭如雨发,数以万计的箭矢如同漫天青色的流星般怪叫着呼啸而下。措不及防的楚军们纷纷中箭,绽放着一朵朵诡丽的血花,山谷中顿时惨嘶声一片,无数楚军重重地一头栽倒于地!

    紧接着巨大的擂石、滚木发出隆隆的巨响,从山顶上蹦蹦跳跳地飞撞下来,由于速度太快,巨石和滚木在半空中禁不住发出“呼呼”的巨响,直吓得楚军们肝胆俱裂,奔走不迭!

    然而,山谷狭小,楚军们避无可避,逃无可逃,一时间被撞飞、压扁者不计其数。山谷内一时间弃斥着一种渗人的重物猛击人体的沉闷声!

    短短片刻功夫,谷内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噢——!”山顶上的秦军们见状欢欣鼓舞,禁不住嘶声呐喊,一边将得胜鼓敲得山响,一边奋力摇动旌旗助威!景骐勒马抬头急看处,旌旗上一个个斗大的‘蒙’字赫然在目!

    景骐不禁惊得目瞪口呆:“‘蒙’字旗!?难道是安阳方面的蒙武军已经挥军西进,前来和王翦前后夹击我军!?糟了!前有堵截,后有追兵,若不拼命,我命休矣!”

    景骐奋力抽出长剑,大喝道:“弟兄们,不要慌,快快冲出峡谷,只要冲出去就安全了!”楚军们大悟,逃生心切之下,当下一窝蜂似的冒着漫天的矢石向着谷口急窜而去!

    秦军们如何肯放,箭矢对楚项雄兵杀伤力不大,便密密麻麻的对准一般楚军开火,而将滚木、擂石的攻击方向主要对准了楚项雄兵!于是,在前开路的楚项雄兵们连绵不断地遭到秦军们一波接着一波的疯狂进攻,如雨的巨石和滚木不停地砸落在密密麻麻的红色身影中,溅起一朵朵激射的血花。

    可怜悍勇绝纶的楚项精兵此时竟毫无还手之力,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境地!

    项梁亲见一名名项氏子弟在秦军的巨石、滚木下无助地丧生,不禁目眦欲裂,像疯了一般就要登崖强攻!几名副将连忙架住项梁,苦劝道:“少将军休要鲁莽,蒙武部秦军人数众多,又占据地利,不可强战!还是快走吧,万一王翦所部再追上来,我全军休矣!”项梁咬牙瞪视崖上秦军良久,方才恶狠狠地下令道:“走,这笔血债以后再算!”

    一时间,楚人以为受到前后夹击,不敢恋战,只顾奋力脱出山谷,一路遗尸无数,落荒而走!

    ……

    战斗终于暂告一个段落,巨大的山谷中到处都躺卧着楚军们的尸体,空气中飘浮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原本威严的旌旗四散乱躺着,几乎被乱军踩成了破布;不时地有辎重车辆发出劈哩叭啦的燃烧声,在血色的山谷中燃尽自己最后的生命!

    “噢!”虽然楚军大部已经脱围而走,而崖底的显赫战功不禁也让秦军们禁不住地满心欢喜,在山顶上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又蹦又跳!

    李信志得意满地对扶苏道:“君上,景骐已然率残军东窜,马上追击吧!”扶苏想了想道:“稍等一会,让他再逃得稍远一点吧!我军并不是蒙武将军所部,和其人数相差较多,只有离得远一点,若即若离地追击楚军,这样才不会让景骐怀疑,让他们乖乖地钻我们布好的圈套!”“喏!”李信笑着点了点头!

    秦军稍稍歇息一会,纷纷上马,五万精锐掀起遮天烟尘,尾随景骐急追而来!

    以后数日间,扶苏和李信率军一路穷追,死死地盯在景骐的屁股方面,若即若离地时不时发动猛攻,同时命令大军拉足了架势,多持旌旗,看起来完全像是十数万蒙武大军衔尾急追的架势!

    景骐果然上当,以为是蒙武军主力正在急追不舍,见楚军已经损失较大,军心已散,当下不敢接战,也不敢奔安阳,率楚军折向南下,准备渡汝水而退保新郢!

    ******

    清晨,太阳刚刚升起,万物也刚刚苏醒,汝水以西的河岸上却已经是嘈杂不已:十数万楚军正在准备着渡河,只见人喊马嘶、车轮滚滚,真是好不热闹!昨夜景骐等人忙碌了一夜,搜集了汝女岸边百里之内几乎所有的船只,一部分用来搭建浮桥,一部分用来载军渡河,终于在清晨做好了一切准备!

    景祺和项梁站在汝水岸边的一座小丘上,遥望着西方,远处烟尘滚滚,大队秦军正如飞杀来!项梁见状不妙,急道:“景将军,情况不妙,赶快渡河吧,秦军就要追来了!”

    景骐有些犹豫道:“可是,后军还要不少辎重没有赶到啊!”项梁急道:“全都扔了,只要有人在,辎重还可以再造!军队要是完了,可一时半时再也聚不起来了!”

    景骐咬了咬牙,下令道:“传我将令,大军丢弃一切辎重,全力渡河!”“喏!”传令兵们纷纷而下,赴各军传令。

    很快地,汝水上便开始繁忙起来:无数楚军如同一条长蛇般踏过长长的浮桥向着汝水东岸急奔而去,一条条渡船也开始在汝水上来回行驶,抢渡大军!

    大军刚刚行了三分之一,身后秦军的喊杀声已经逼近,景骐急道:“少将军,时间来不及了,大军不等渡河完毕,就会被秦军赶上的!大军半渡而迎战,是兵家大忌啊,当速速派军截击秦军,争取半天时间!”

    项梁咬了咬牙道:“景将军休慌,你率军渡河先走,我率楚项精兵断后,一定给你争取半天的时间!”景骐见状十分感动地道:“秦军勇悍,少将军千万小心!”

    项梁点了点头,驰马飞奔而下,像一朵白色的浮云般飘下山去。“呜呜呜……”奇特的角号声响起了,原本一直列阵在汝水西岸的楚项雄兵们闻令陡然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项梁飞马赶到近前,猛地勒住了跨下的白骏,大喝道:“我项氏部落的勇士们,秦军马上就要追来,而我大军却还没有渡过汝水!为了我楚军主力的安全渡河,我们必须将秦军阻击在汝水以西半天时间!但你们面对的将是十倍二十倍于你们的敌人,你们胆怯吗?”

    “不!”雄壮的声音没有犹豫!

    “楚项必胜!”项梁将手中的长戟遥指向天!

    “楚项!楚项!……”楚项雄兵们奋力大呼,连续的溃败并未能让这支不屈的劲旅屈服,沸腾的战意几乎将他们红色的甲胄点燃!

    “随我来!”项梁一声大呼,驱动白色的飞骏向西而走!

    “杀——!”楚项精兵们呐喊一声,踏动湿湿的大地,溯流百上,在其余兄弟部队向东逃窜的时候,他们却将要勇敢地去面对不计其数的敌军!

    ******

    “报——,君上,李将军,前方五里,发现数千楚项精兵拦住去路,列阵而待!”扶苏和李信正率大军急驰间,一骑斥堠飞马而报!

    扶苏急忙勒住战马,大叫一声道:“停止前进!”“咴……”一阵如雷般的马嘶声中,奔驰的骑阵迅速停住了脚步,静待侯命!

    扶苏大叫道:“取地图来!”一名随军幕僚迅速取出地图献上。

    扶苏看了看目下的形势,对李信道:“李将军,昨天蒙武将军特使急报,他们已从安阳赶来,距汝水不到五十里,我估计他们现在一定已经在汝水东岸埋伏好了!而现在的楚军一定来不及完全渡河,估计十数万残军顶多渡过了一半,正是半渡而击的好时机!只要我们能迅速击溃这支楚项精兵,再会同蒙武将军东西夹击,景骐不死也要脱层皮!”

    李信闻言奋然道:“太好了,楚项精兵前日经过我军一番伏击,顶多还剩下五千余人!而我军却还有五万,我就不相信,以十对一,我军还占据了士气的优势,还踩不平他们!”

    扶苏点了点头道:“对,只要借此良机铲平了这支楚人的精兵,灭楚只在覆手之间!”

    当即扶苏跃马来到大军阵前,大呼道:“我秦军的将士们,你们的前方就是楚人最骄傲的雄师:楚项雄兵!一年前,正是他们将我大秦不败的雄师击败!但是,你们服气吗?”“不服!不服!”秦军们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纷纷以戟顿地,狂呼不已!

    “好!不愧为我大秦的儿郎!现在,敌人就在前面,他们不过是五千众,而我们有五万!敌人已经是丧家之犬,而我们却是出柙的猛虎!这样的情况下,你们有信心战生他们吗?”“有!”秦军们举戟在天,嘶声狂呼,战意沸腾到了极点!

    “好,夺回我大秦不灭的荣誉,踏平楚项!杀——!”扶苏纵马执戟,直指前方!

    “秦风!秦风!秦风……”秦军铁骑们怒吼如雷,驱动躁怒的战马,像一股巨大的龙卷风暴迎向楚项雄兵!

    勇者间的较量,即将展开!

    ******

    秦军奔腾的骑队转过一个弯角,视野陡地空阔起来,而这块空地的前方一朵巨大的红云正静静地拦住云路!

    火一般的铠甲,火一般的战意,再配上那一群赤红着眼眸的勇士,这片红云散发出的巨大杀气,不禁让扶苏也禁不住有些心惊起来!

    扶苏狠下心肠,猛一咬牙:“狭路相逢勇者胜!今天必要踏平你楚项精兵!”

    “杀——!铁骑无敌,唯有大秦!”扶苏嘶声呐喊着,奋力挥动着手中的大戟,驱动战马尽情狂奔!耳旁呼呼风号处,心中的那一股战意几乎像一团燃烧的烈火般让扶苏红了眼睛!

    “嗷唔——!”秦军骑兵们像苍狼般怪叫着,踏动着颤抖的大地,席卷而来!

    “四百步!”楚人呐喊着!

    “嘿!嘿!嘿!嘿!……”楚军步卒们用手中的兵器敲击着盾牌,发出整齐划一的声音“咚咚咚咚……”!沉闷的声音坚强而有力,贯穿着澎湃的战意和誓死如归的豪迈!

    “三百步!”声音越见颤抖!

    “两百步!”声音几乎已经嘶哑!

    “一百步——!”长长的尾音尚未结束,项梁猛一挥手:“步卒,上!”

    “杀——!”二千余名楚项精兵左手持盾,右手持战斧、重剑、短枪,席地卷来,像一团红色的火云扑向秦军!

    扶苏猛然想了起来,大喝一声:“注意马腿!”话音刚落,奔腾的骑阵已经结结实实的和楚军步卒们激情地碰撞在一起!

    在两军相交的那一霎那间,楚项精兵机警灵活的闪开奔腾的战马,以盾牌遮护全身,而手中战斧、巨剑则纷纷向马腿招呼而去!

    “咴——!……”无数秦军战马惨嘶一声,重重地一头栽倒在地,不少秦军骑兵随着战马的猛然倒地,收势不住,像腾云驾雾一般的飞了出去,重重地掉落在地上!不是摔断了胳膊就是折断了脖子,侥幸尚有知觉的还没有爬起身来,便被围上来的楚项步卒斩得血肉横飞!

    扶苏又惊又怒,再次大呼:“注意脚下!击敌侧后!”

    秦军们闻听将令,立时学乖了,看见楚项步卒席地扑来,便重重地一提马缰。战马长嘶声处,腾空而起,巨戟随即直刺而下,重重地从楚军的天灵贯入,直通脏腑,直把楚军们杀得像个破娃娃相似!

    “噢——!”秦军们见战术奏效,欢呼一声就要如法炮制!谁知下一批故伎重演的秦军们再次操纵坐骑腾空而起时,巨戟直贯而下迎着的却是坚固的盾牌!

    “咚!”一声闷响处,巨戟被重重弹回,随即楚军们反击了:“扑……!”一支支锐利的短枪从盾牌后急速伸出,重重的从马腹直贯而出,将秦军连人战马刺成肉串;“喀嚓……”重剑和战斧也飞快地从盾牌后伸出,竟然将秦军战马的后蹄硬生生地斫下一片,随之落地的秦军不待挣起便乱楚军乱刃分尸!

    一时间,秦军奔腾的骑队竟然被这两千多楚军悍卒死死挡住,秦军如雨落般倒下一地的勇士,生生地将这黄色的大地染成赤红!

    楚军们的应变能力竟是如此的出色,近身战力竟是这般的凶悍,扶苏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忽地,扶苏想了起来;三才阵!仰天一阵长啸处,骑阵中顿时响起了一片奇特的鼓号声:“呜呜呜……!”

    号声一动,秦军们原本奔驰如潮的骑阵瞬间变了:秦军们倏忽间以三人为一小阵,形成了一个内凹的倒三角形,再度重整旗鼓、迎击上来!

    当楚军悍卒再次席地卷来时,秦军的新型攻击阵展现了威力:处于内凹的倒三角内顶的秦骑大声咆哮着对楚军发动了狂暴的进攻,他的进攻立即被楚卒用坚盾挡住,然而此时倒三角形前方侧翼两个顶点的秦骑在楚卒忙于防御内顶秦骑攻势的时侯,同时也发动了进攻!楚项步卒立即渐入了三面受敌的无助窘境!

    “扑扑扑……”早晨温暖的阳光中,迅速绽放出楚人们一朵朵悲壮的血花,血色的天空一时变得分外妖异和血腥!

    “杀——!”秦军们一见新阵有效,欢呼雀跃着驱动庞大的军阵瞬间便将两千余楚项步卒淹没在黑色的钢铁洪涛中!

    在天空高高的望去:庞大的黑色怒涛中,一点点火红奋力挣扎着,顽强抵抗着黑色死神的吞噬,然而火红毕竟太过渺小,在占据巨大优势的黑色面前,终于抵挡不住,迅速溃败,淹没在死亡的怒涛之中!

    然而,楚项精兵不愧为楚国最悍勇的精锐,这些杰出的勇士们见到再也无法抵挡住秦骑狂飚突进的脚步,愤怒了、燃烧了,他们咆哮着、怒吼着,舍弃了护身的坚盾,飞扑向四面八方涌来的秦军!在秦骑青色的长戟重重贯穿自身身体的同时,他们也用手中的寒芒将死亡同时送给了秦骑!

    一命抵一命,楚人们的勇气竟是如此的豪迈!为了捍卫国家的荣誉,他们完成了一个军人的最高使命:血战到底,不死不弃!

    阵后的项梁见战况不利,楚项步卒死伤惨重,心中悲愤不已,哀伤的泪水立时涌入眼眶:这些楚项精兵都和项梁来自同一部族,都是项氏的优秀子弟,人人沾亲带故,有着共同的血缘!然后,就是因为这些楚项精兵彼此间都是亲人,所以项梁在战场上看着亲人依次阵亡不禁感到了一种巨大的痛苦!

    “嗷唔——”项梁怒了,悲愤得像一只狂怒的苍狼,银色的战甲几乎在奔腾的战意中燃烧,黑色的双眸变得赤红,整个人简直像是一头暴怒中的神狼王一般充满着汹涌如潮的巨大杀气!

    “楚项不败!杀——!”项梁狂吼着,挥动着黑色的大戟,驱动白色的飞骏卷向如同洪涛巨浪般猛扑过来的秦军!他的身后,最后两千多楚项精兵们呐喊着,随着统帅所指的方向毫不迟疑的猛扑上来,毫无畏惧地迎结死神的狞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